收藏丽水官方微信
官方微博
手机版
官方APP

灯花月夜紧水滩 作者:毛绍根
  走进夜的云和的紧水滩电厂区,我便醉了呆了楞了。只想着紧水滩的夜好呀好的,却怎么也都想不到夜的紧水滩会有如此的妙。灯如花,月似水,在浓浓淡淡、明明灭灭的灯花水月之中,紧水滩就像浓妆淡抹的佳人,将所有的风采与景色,一并倾入这旖旎的夜色之中。

  因居民、职工过于寥落,紧水滩的夜显得特别幽静,因为那么多聚聚的灯,这夜显得那么张扬与喧哗。于是,这儿夜的神韵,就在异常的幽静与喧哗之中泛溢出来了。

  眼前,如水的灯,把日常的明和暗颠倒了。亮的曲径、草坪、溪水全涂成一抹深黛,而原本幽暗的花丛树荫,却爆出一团团、一星星、一串串、一朵朵的“灯花儿”。溟潆薄雾之中,简直分不出是桃是柳,是桂是樟,是灯是花,犹如花仙子打翻了她那神奇的花篮。武则天写就了催花的诏书,春夏秋冬的花就在瞬间挣扎了时间的禁锢,打开了绛红淡翠的苞蕾怒放,直开得红胜火,白似霰,绛如霞。徜徉在灯月交辉的花林里,便像淌进一条七彩流溢的溪河。看久了便会走神,那花呀树呀的,便幻作一群俏生生的花妖,偶尔有风悄然拂过,那花儿枝儿叶儿千儿便摇摇曳曳,那便是清风们曼妙摇漾在《春江花月夜》的悠悠丝杨之中了。

  我不经意,走进一个刚建造不久的“江滨公园”的花林之中,那明明艳艳的花,被如水的月色洗淡了,淡得只剩下深深浅浅的黑与白了。但我却从浓淡深浅之中,辨出花的明艳来:白的依然如霜胜雪,绛红淡黄的轻笼一抹烟黛,那嫣红姹紫的,便浓成油烟般墨黑了。中国画“墨分五色”的道理,此时此刻,竞被这汪月色洗得如此浅显明澈了。

  走出“江滨公园”,来到大桥之上,放眼望去,朦朦胧胧的灯和月,映出崴藏蕤蕤的山和树,剪出重重叠叠的楼房亭阁。脚下的湖面上,浮满了花团锦簇的灯影。偶尔有鱼儿跃出水面,那盏盏“灯花”便搅成瓣瓣残萼,在涟漪中飘飘漾漾,聚聚散散。四周的林间,鸟儿发出各种鸣叫织成了一曲山夜里的交响乐章。